澳大利亚资源、能源和旅游部在一份报告中称,非洲铁矿项目发展迅猛很可能会对国际市场造成冲击,并对铁矿石价格产生剧烈的影响。  研究表明,随着非洲铁矿石涌入市场,未来7年铁矿石价格可能降至100美元/吨以下,到2019年矿价可能从目前的约150美元/吨降至平均80美元/吨。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经济学家Luke
Hurst称,这个数字还可能是保守估计,若非洲产出的铁矿石成为主流产品,矿价甚至可能跌至60美元/吨。  然而,必和必拓原铁矿部门总裁IanAshby曾表示,非洲不可能向国际市场供应大量的铁矿石,归因于该地区尚未创建大型港口和铁路基础设施,无法与皮尔巴拉地区抗衡,此外政治动荡亦会削弱矿石出口前景。事实上,很多分析家都预测随着大量铁矿石涌入市场,2014年铁矿石价格会出现回落,但Ashby表示西非铁矿石供应可能低于预期。(钢联)

普氏62%铁矿石指数4月2日大跌3.25美元至48美元/干吨,创有记录以来的历史新低,2015年年初至今已累计下降33.1%。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当前矿价已接近底部区域,但未来矿石需求难以改善,随着澳大利亚和巴西的低成本矿涌入市场,矿价仍有下探空间。  尽管铁矿石价格已连续下滑一年多,且屡次跌破市场预期,但依然无法阻止其继续下探的步伐,机构曾多次下调矿价预期。德意志银行在最新的季度商品报告中指出,2015年全球铁矿石需求将出现2009年以来的首次萎缩,2015年均价下调25%至51美元,最低将跌破40美元。  兰格钢铁信息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认为,目前的矿价尚未触及国外矿业巨头的成本临界点,而矿石需求受制于钢铁减产、环保等因素而难有起色,铁矿供应将阶段性过剩。尤其是后期低成本矿将继续冲击市场,矿价寻底之路仍将持续。  作为最大的铁矿石需求方,中国钢铁行业仍处于转型升级的“阵痛期”,环保压力和资金紧张有增无减,供给过剩、钢价低位已成为行业“新常态”。兰格钢铁研究中心分析师张琳表示,中国的需求表现疲软,限制了铁矿石价格的实质性复苏。只有当市场最终消化吸收新增供应,铁矿石市场供需矛盾才会得到改善。  据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介绍,国际四大矿山企业力拓、必和必拓、FMG及淡水河谷的离岸成本分别为20美元/吨、25美元/吨、30美元/吨和20美元/吨,即便加上运费,到中国的价格也才40~50美元/吨;而国内矿山成本大多在80美元/吨以上。  实际上,矿价的急剧下滑让矿业巨头也开始感受到压力。为防止铁矿石价格继续下跌,澳大利亚铁矿石巨头FMG日前呼吁四大矿山联合减产,但遭到力拓的否定。  王国清表示,海外矿业巨头相较于国内矿山企业而言具有非常明显的成本优势,但巨头之间也有差异。力拓是一个多元化的百年企业,其降本方式和途径比FMG更多样化,在同等市场环境中具有更强的抗压能力。有消息称,力拓总部近期将裁员1500人。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近期海运费的降低也为矿业巨头降低成本提供了一定空间。2014年初,巴西图巴朗到中国青岛的平均海运费为30美元左右,而目前,该运费价格已降至10美元左右。

全球矿业巨头淡水河谷及力拓称,中国铁矿石需求增长将继续超出预期,并会保持强劲。两家公司还表示,中国铁矿石开采成本正大幅上升,当地矿商仍面临挑战。  力拓首席执行官Sam
Walsh称,中国经济增长和城市化进程将持续,而矿山产能扩建正在放缓。过去几年一些回报不佳的投资导致投资者要求降低资本支出并获得高回报率,这意味着部分产品供应增长速率可能会低于先前预期。力拓昨日透露,2015年资本开支将从今年的约140亿美元降至80亿美元。  力拓铁矿石业务主管Andrew
Harding称,受信贷扩大及基础设施建设支出的拉动,今年中国钢需求预计将超过7亿吨,到2030年达到峰值10亿吨。尽管必和必拓、FMG等矿山正扩建产能,但供应方面的限制仍将对矿价构成支撑。  Harding表示,中国国内铁矿石供应对价格的敏感度高,随着矿石储量的消耗、铁品位下降、劳动力和电力成本不断上升,中国国内铁矿石生产成本继续增加是不可避免的。淡水河谷铁矿石战略部门主管Jose
Carlos
Martins也表示,中国铁矿石生产成本增加比世界其他地区更快。近几个月铁矿石价格保持坚挺,在130-140美元/吨,从长期而言矿价不会跌破100美元/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