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2014年8月20日,中央政治局七常委出席中共中央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座谈会,将邓诞纪念活动推向高潮。而就在同一天,一位与邓小平同时代的政治人物也迎来了纪念日:华国锋逝世6周年忌日。
…华国锋陵园——华国锋墓碑  大公网北京8月21日电
2014年8月20日,中央政治局七常委出席中共中央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座谈会,将邓诞纪念活动推向高潮。而就在同一天,一位与邓小平同时代的政治人物也迎来了纪念日:华国锋逝世6周年忌日。  华国锋1921年出生于山西吕梁市交城县,文革后曾是中国党政军最高领导人,卸任后沉寂多年,2008年去世,骨灰在2011年11月迁葬故乡山西交城县为其建设的大型陵园。  华国锋逝世6周年忌日之际,虽然华国锋后人以及当地一些官员前往其家乡祭拜,但整体活动较为沉寂,其陵园更被命名为“吕梁人民英雄纪念广场”,变成了广场舞大妈们晨昏运动的好去处。  华家后人前往祭拜  凤凰网前往采访的记者描述称,“他的题字立在交城最繁华的天宁街上,他的旧居在这儿,骨灰在这儿,然而,交城并没有太多领导人故里的气息。无论主动与否,交城与华国锋一同保持着低调”。对普通交城人来说,华国锋是非常遥远的事儿。  8月16日,距离华国锋逝世6周年纪念日还有4天,陵园的工作人员透露,华国锋的夫人和儿子清早来墓前祭拜,呆了20分钟后离开。但其后该人士否认了此前说法,称来的是吕梁市的领导,且“都是男的”。虽然是否是家人祭拜难定,但陵园修好后,华家人每年清明都会来祭拜确实事实,且常提前个三两天,“非常低调”。  澎湃新闻网的报道也称华家后人在今年华国锋忌日之前来拜祭过。8月17日,华国锋的侄子、侄女以及从北京赶来的儿媳等人,一大早就带了花篮到此祭奠。“听说今年人比较多,就稍微提前了一点。”华国锋的侄女苏凤英解释,这么做的首要原因就是避开人群。  在山西,华国锋的直系亲属有两个侄女、三个侄子。两个侄女苏凤仙和苏凤英,分别从太原市化肥厂和交城县供销社退休。侄子苏乡林退休前为交城县委统战部副部长,另一个侄子苏斌林开了自己的医药化工企业,最小的侄子曾过继给亲属,现居太原,也已退休。  陵园改名
变广场舞池  2011年11月2日,华国锋的骨灰正式回到交城。2014年,华国锋骨灰回到交城的第三年,陵园已经正常开放,争议也早已烟消云散。  与一般人想象中领导人陵园的庄严肃穆不同,华国锋陵园更像是一个休闲广场,晚饭后总有不少市民会来到这里散步、健身。陵园的一角,还摆放着全国的市民广场都随处可见的健身器材,自然,也少不了大跳广场舞的大妈们、打闹嬉戏的孩子们。  而在官方语境中,这个地方被统称为吕梁英雄广场。街边的老太太故作神秘地纠正我的措辞,“那不叫华国锋陵园,他们不让我们修陵园”,神情里显然仍对这事耿耿于怀。  对于华国锋的最初官方定性,主要参照1980年代初《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一重要文件,其中涵盖“一正四负”:粉碎四人帮有功,推迟改正两个凡是等行为有过错。  2008年之后,官方对其公开评价主要有三次。其一,2008年8月31日新华社播发《华国锋同志生平》;其二,2011年1月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其三,《人民日报》2011年2月19日刊登《为党和人民事业奋斗的一生–纪念华国锋同志诞辰90周年》一文。  在2008年官方发布的生平中,华国锋在粉碎“四人帮”中的功劳由“有功”转为“起了决定性作用”。此前提及的过错也没有再次提及。  而华国锋真正迎来“正名”的,是2011年人民日报的文章。这篇题为《为党和人民事业奋斗的一生》的文章长达6000字,主要为了纪念华国锋诞辰90周年。作者署名为“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而这一机构的发言无疑也代表了党的意见。此外,这文并没有提及早前党内文件中对华国锋的负面评价。  近来,央视8月8日开播的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中,首次出现了华国锋,并以正面形象呈现,并引发外界高度关注。(综合澎湃新闻网、凤凰网等)(记者
韩太召)

摘要:
“华陵”顶可眺望山西交城县城。据说,安放华国锋骨灰的石鼎,与他的出生地,以及在杜家庄的祖坟正在一条直线上。(南方周末图)2011年4月9日,基本建成的华国锋陵墓。广场上的基座将安放华国锋塑像。(南方周末图)  “如果搞得太奢侈了,不说别的,老太太(华官方回应修华国锋墓:不能太寒酸
“华陵”顶可眺望山西交城县城。据说,安放华国锋骨灰的石鼎,与他的出生地,以及在杜家庄的祖坟正在一条直线上。(南方周末图)2011年4月9日,基本建成的华国锋陵墓。广场上的基座将安放华国锋塑像。(南方周末图)  “如果搞得太奢侈了,不说别的,老太太(华国锋夫人韩芝俊)这里就通不过……她曾经说过,‘找一块荒山坡,埋了就行了’。但我们觉得太寒酸了实在对不起老人家。”
对于修建华国锋陵墓引起的议论,交城县委新闻办主任吕继峰说,“一方面,我们承受了很大的争议和压力,但另一方面,交城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知名度。”  “妈,人家都说二舅爷的陵墓太大了。”  “咋的大了?啥意思?”  “人家说,陵墓的占地面积太大啦!”  等反应过来,苏凤仙有点着急了。苏凤仙是华国锋的侄女,今年73岁。  清明过后,一则关于山西修建华国锋陵墓的消息引起人们关注,报道称,在山西交城县新修的华国锋陵墓“占地10公顷,相当于14个标准的足球场”、“总投资额大约1亿元人民币”。  交城位于太原西南方向,吕梁山东侧。上世纪70年代末,它作为前中共中央主席、军委主席和国务院总理华国锋的家乡一时声名大噪,一曲《交城山交城水》也流唱全国。不过,随着华国锋从权力核心去职,交城很快陷入与这位老人同样的沉默。  这次,因为华国锋陵墓的修建及其相关的议论,山西交城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国之重器”  “鼎乃国之重器,我们认为有必要做成鼎的级别,同时也符合华老内敛、敦厚和朴实的气质。”  4月9日下午,南方周末记者来到山西交城的卦山脚下,发现陵墓整体已经接近完工。石阶、广场、顶部平台都已经成型,整齐的松柏也已经刚刚种植完毕——很多树还在做最后的培土工作,有的则刚刚完成浇水。  卦山位于交城县城北约3公里处,因山形酷似八卦而得名。今年8月20日,华国锋去世3周年时,这里将举行骨灰安放仪式,并安放他的铜像。今年清明节期间,已有人来到还没有安置华国锋骨灰的“空陵”敬献花圈。  十几名慕名而来的游客也赶到这里,但让他们失望的是,所有的人都被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拦下来。“在做卫生清理工作,不让上去。”通往华国锋陵墓的入口拉起了“封锁线”。  南方周末记者从后山绕行进入陵墓景区后,施工工人告诉记者,“从昨天才开始封的……听说网上大家议论得很厉害。”到了4月10日,陵墓脚下的大片农田甚至都搭起了支架和铁皮护板,禁止穿行。  陵墓坐北朝南、依山而建的墓碑和石阶气势不凡。山西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承担了华国锋陵墓工程的总体设计。  最顶墓碑为花岗大石鼎。该院副院长杨友为介绍说,英文字母H形的石鼎寓意丰富,首先是取“华”字汉语拼音首字母,其次是英文“Home(家)”的缩写,象征“华国锋回家”;此外,“鼎乃国之重器,我们认为有必要做成鼎的级别,同时也符合华老内敛、敦厚和朴实的气质。”  石鼎的正面有一块红布遮挡。据说红布背后是“华国锋之墓”,以及他的生卒年月等字样。但现在还不得而知。  根据设计方的意见,花岗岩石阶为365级,象征一年365天。但交城县民政局负责工程施工的副局长白庆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台阶实际是374级。如果算上墓台的台阶,则应该是392级。  这是出于建筑实地需要的。有人说石鼎高5。5米,象征华老55岁就当主席,但它的高实际是6。6米。  对于修建陵墓引起的议论,交城县委新闻办公室主任吕继峰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一方面,我们承受了很大的争议和压力,但另一方面,交城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知名度。”
“找一块荒山坡,埋了就行了”  华国锋家人要求“不占用耕地、不破坏文物、不破坏环境、不与民争地”。  2008年8月20日,华国锋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据华国锋夫人韩芝俊转述,华国锋生前说过,“让我回卦山吧。那里树多,清净。小时候在那儿,打游击也在那儿。”当韩芝俊及华国锋子女向中央提出这个请求之后,很快就被批准了。  华国锋生在交城长在交城,但在1949年后他仅仅回来过三次。尽管如此,他在这座小城的痕迹却无处不在。他的题字,如“天宁商城”、“交城邮政”等,遍布大街小巷。“华老的字以柳体为主,融入了颜体。字如其人,华老的字就是温和敦厚,跟毛主席的天马行空完全不一样。”曾与华国锋交流书法多年的韩学武老人这样评价。  1991年华国锋回到交城,这是自他1958年来交城之后时隔三十多年的怀旧之旅。围观群众热情仍然高涨,一些口号让他多少有些不自在。  但其他地方的人们难以体会交城人饱含的深厚情感。华国锋陵墓建成的消息传出后,“占地10公顷(即10万平方米)”和“投资1亿元”引起不少议论。  交城民政局副局长白庆峰有些无奈,他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华国锋骨灰安放工程远没有人们说的那么“宏大”。“墓碑平台占地400平方米,活动广场占地2000平方米,步道占地1860平方米,墓室在地下不占面积。整个工程总面积为4260多平方米”。  白庆峰说:“即便加上附带的吕梁英雄纪念广场5000平米、晋绥革命历史纪念馆1200平米,总共也只有1。04万平米,也就是1公顷多一点。”  华国锋去世后不久,2008年9月,华国锋的儿子苏彬、苏华以及他的秘书曹万贵来到交城卦山,为华国锋选择墓址。选址时,他们反覆强调的是“四不”原则,即“不占用耕地、不破坏文物、不破坏环境、不与民争地”。最终,卦山南麓的荒山石坡被选中。  随后,山西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接到了省建设厅的设计要求。但杨友为说,研究院拿到的要求相对模糊,“要求既不能太奢华,又要符合、表达华老的身份。”  于是,设计团队也参访了中山陵,以及毛泽东、邓小平、刘少奇、胡耀邦等领导人的陵墓或纪念馆,寻找设计思路。“必须反映出我们对华老的理解、情感,也要突出他的人品,还要符合地域传统文化。”杨友为说。  交城县史志办公室主任田瑞常年研究整理华国锋历史,并与华家有多年交往。他说,“如果搞得太奢侈了,不说别的,老太太(华国锋夫人韩芝俊)这里就通不过……她曾经说过,‘找一块荒山坡,埋了就行了’。但我们觉得太寒酸了实在对不起老人家。”  至于工程造价,白庆峰称现在还没有结算,没有具体数字,但陵墓与广场、纪念馆三个工程加总,也就是2500万元左右。“我们用的就是山西当地的红晶石和河北曲阳产的花岗岩,哪有网上说的汉白玉啊,一块也没有。”  步道两旁,直至陵墓背后山坡上整齐的松柏、柳树、槐树等植被,作为林业局的绿化工程支取另外的预算。交城县林业局长燕建平告诉南方周末,他们刚刚完成了华国锋陵墓附近500亩山地的绿化,种植了大约4万株树木,包括平整土地、山林养护等,花费大约900万元。这些钱,“90%以上来自县财政”。  交城有自己的大型煤焦企业,整体经济情况并不窘迫。2010年,交城县GDP达53。4亿元,财政总收入完成10亿元。“去年城建投资有17亿,今年18亿,几千万的工程县里还是负担得起。”白庆峰说。
“提升城市品味”   修建华国锋陵墓,无疑是交城县扩大影响力的极好机遇。  “占地10公顷”的说法,很有可能是加了华国锋陵墓周围的绿化山林,以及山下紧挨的一片农用耕地。按照规划,这片大约500亩的耕地将被征用,建设“卦山生态园”。  根据交城县城乡建设局与部分村民签订的“卦山生态园土地租赁与附属物补偿”,卦山生态园工程“将与卦山景区、华国锋同志骨灰安放工程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旅游区。它的建成对于拉动第三产业发展,提升城市品味将起到重要作用”。  交城全县1822平方公里,92%的土地都是山区。22万人口的大多数集中在天宁镇这一小块平原上,但全县从来没有过一个公园。这也是县领导们想要结束的一种历史。而修建华国锋陵墓,无疑是一次发展旅游业、在全国范围内扩大交城影响力的极好机遇。  瓦窑村的村民们与城里的交城人一样为华国锋自豪,他们甚至对华国锋陵园的建立更有理由开心。除了地里的玉米,村民们主要靠田里的枣树挣钱——这是祖上留下来的,大的枣树甚至都有百年以上的历史。  但现在来了麻烦。去年8月,一纸“合同”就被送到村民手中,县里要为了卦山生态园征地。瓦窑村总共800亩耕地,有480亩被当地城建局列入了征地规划。但补偿却远远不能让村民们满意。每亩耕地,村民们每年只能拿到800元租金,而大枣树只能一次性补偿500元。  “价钱好的时候,大枣能卖到20块一斤,一棵树少说也能产100斤枣,这样就有2000块的收成。这还不算一亩地种玉米的收入,补偿这点钱咋够?”村民李富旦(化名)说。  村民认为,“征地应该跟‘华陵’没有关系。”交城县民政局和林业局更是肯定地表示,这块地建设生态园的计划,是县里好几任领导的意思,大约从2000年就开始规划了。  但有的村民坚持认为,县里是在假借着建“华陵”的名义征地,“都说了,生态园是二期工程,是一起的。”  “我们都很欢迎建华陵,热烈支持嘛,”村民赵清兰(化名)告诉记者,“但华老的陵墓都说了选址不占一分耕地,这个公园怎么回事?”  民政局和林业局强调,生态公园是给市民们将来“休闲健身”的场所,枣树保留下来还可以开发采摘活动。  但近在咫尺的华国锋陵墓接近完工,这使得村民们更加相信,“二期工程”,也就是这500亩地的征地和生态公园的建设即将开启。
“他是我们这里的名人呢!”  “不怪这些人批评,他们没有来过交城,不知道情况。”  登上“华陵”392级石阶,可以眺望交城县城全城。县史志办公室主任田瑞告诉记者,非常巧合,安放华国锋骨灰的石鼎,与他在天宁镇的出生地,以及在杜家庄的祖坟正在一条直线上。  南方周末记者在交城县天宁镇永宁南街的小巷里曲折前行,找到了华国锋的“故居”。小院逼仄而破败,红砖砌起的墙壁已经有些损坏,地上有污水流淌的痕迹。一个穿着棉袄的老人走出来,扯着嗓子跟我们说:“没错,华主席就是在这里出生的!”  华国锋1921年生于山西交城,原名苏铸。1938年6月,17岁的他参加了抗日游击队,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更名华国锋,正是取自“中华抗日救国先锋队”。之后华国锋长期在交城附近的山区打游击,一住就是10年。“那10年可苦了,所以他对交城印象特别深。”他的侄女苏凤仙说。  46号院的老人并不是华国锋的亲人。目前,华国锋的亲属中只有两个侄子还在交城——亲哥哥和嫂子都已经在这里过世。侄子苏乡林今年60岁,是交城县前统战部长,目前已经退居二线;苏彬林则承包了县城里的一个医药企业,从来不问政事。  华国锋的两位侄女都住在太原。苏凤仙在太原化肥厂工作了37年退休,另一位侄女在太原市委办公厅的秘书处工作,也已经退休了。  对华国锋陵墓的种种争议,苏凤仙说,她家里的人已经可以坦然面对了。“因为大的形势就是这样嘛。现在墓地涨价、开发商抢地、房价又这么高,大家看到,‘呀,华国锋盖这么大的墓?’有些议论很好理解。”“不过,我仔细想了想,那块地本来就是荒坡,一不能种庄稼——都没有水,二不能盖房子,这个陵墓没有跟老百姓争一分地嘛。不怪这些人批评,他们没有来过交城,不知道情况。”苏凤仙说。  在交城,几乎没人说“华陵”一句不好。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华陵”对家乡肯定有好处。即便是不大了解华国锋的年轻人也说,“他是我们这里的名人呢!”  今年2月19日,《人民日报》发表《为党和人民事业奋斗的一生》文章,纪念华国锋诞辰90周年。文章说,华国锋在粉碎“四人帮”的斗争中起了决定性作用;称他开始复查、平反冤假错案,主持摘掉右派分子帽子;还称他“党性原则强,自觉维护团结,顾全大局,不计较个人得失,光明磊落,作风正派”。  身为交城人,田瑞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不管这些年社会对华国锋的评价怎么变,他的形象在全体交城人心里“始终没有一点污损”。

摘要:
资料图片:2003年12月26日上午,华国锋偕夫人到北京毛主席纪念堂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
任晨鸣 摄 美国中华国锋北京病逝 享年87岁(图) 传奇后半生
资料图片:2003年12月26日上午,华国锋偕夫人到北京毛主席纪念堂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
任晨鸣
摄美国中文网施而楼报道:毛泽东逝世后曾担任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华国锋,2008年8月20日12时50分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中国新华社在发布华国锋逝世消息时,称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官方媒体的这种措辞一般就是中国政界人物的盖棺之论。新华社只说华“曾担任党和国家重要领导职务”,没有提到他参与粉碎王张江姚“四人帮”的决策,以及之后因为坚持“两个凡是”而下台。华国锋是山西省交城县人,1938年投身抗日战争。1940年任交城县各届抗日联合会主任,后任中共交城县委书记。1949年以后,在湖南湘潭任县委书记、地委专员等职务。“文化大革命”期间担任湖南省委第一书记。
1975年任国务院副总理。1976年,在周恩来去世后接任国务院代总理、总理。
(编辑:英臻 张看)华国锋生前担任过的主要职务:
  中共中央主席(1976年10月—1981年6月)
  中共中央军委主席(1976年10月—1981年6月)
  国务院代总理(1976年2月—1976年4月)
  国务院总理(1976年4月—1980年9月)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1981年6月—1982年10月)
  中共中央委员(1982年10月—2002年11月)
毛泽东给华国锋写了“你办事我放心”的谕旨,把江山交给了他。图为毛逝世,四人帮被抓起来后,赞扬华“英明领袖”的宣传画。下页:华国锋执政,叶剑英全力辅助。后来也是叶剑英劝他退下……
1976年55岁的华国锋能顺利端掉江青集团,靠的是叶剑英辅助。后来华下台,也是因为叶剑英有力劝说。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连开9次,出席会议的有中央政治局委员21人,政治局候补委员1人,中央书记处7人,共29人都发言,28人(即除华国锋以外的所有与会者)都说华国锋的“两个凡是”错误严重,华国锋则一再解释和辩护,会议只好一延再延。下页:谁能劝动华国锋呢,看来只有叶剑英了。于是叶出来说话……会议最后,叶剑英说,这样吧,如果国锋同志不愿意承担责任,那就由我承担好了。所有中央这4年来的错误都是我造成的,你们怨我,批评我都可以。我早就提出要辞职,今天在这个会上我再提一遍,我请求党中央让我离休。这是我雷打不动的意见。叶剑英这样一说,华国锋表示不再辩解,愿意虚心听取大家的意见,接受批评。会议最后决议向十一届六中全会提出的人事更动方案,同意华国锋辞去中共中央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这是28年前的事了:1980年11月10日至12月5日。下页:华国锋最后出现在公众面前的照片
华国锋出席中共17大时的情形。
17大上的华国锋:他真得老了。下页:华国锋和毛泽东孙子在一起
华国锋和毛泽东孙子毛毛在一起。下页:华国锋退位后,潜心书法。
这两个字,不知道华国锋写过多少遍,在纸上,在心里。下页:华国锋最终将政权交了邓小平,中国历史翻开了新一页。
1987年,邓小平与华国锋在出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体会议期间在休息室交谈。下页:胡耀邦推动的“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讨论,为华国锋下台,邓小平复出制造舆论…….
1980年,华国锋、叶剑英与胡耀邦在北京出席五届全国人大会议。下页:华国锋每年9.9忌日,都去瞻仰毛泽东遗容……
1996年12月26日毛泽东诞辰103周年,时年75岁的华国锋到北京毛主席纪念堂瞻仰毛泽东遗容后,为毛泽东的亲属签名留念。
1989年1月,华国锋在毛主席纪念堂。下页:华国锋参加革命是从1938年投身抗日开始的,所以对纪念抗战胜利五十周年的活动特别热心……
1995年8月3日,华国锋在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美术作品展上为观众签名。
1995年8月3日,参观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美术作品回顾展的华国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