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颱风「山竹」离开后,铁路巴士服务在昨日上班时段只能提供有限服务,许多市民挤塞于港铁站。劳顾会僱主代表、香港工业总会主席郭振华表示,昨日情况「绝对紧急」,直言从未见过有关混乱情况,惟公司「不能够即时叫你不用上班,因为不知道每一个僱员的岗位上有何重要任务必须完成」,否则有损企业诚信,故需由部门主管与属下员工沟通。

超强颱风「山竹」日前吹袭本港,瘫痪交通。劳联今日开记者会,称接获多宗僱员投诉,不满僱主要求员工8号或以上颱风警告信号或黑色暴雨警告生效期间上班的同时,没提供「风更津贴」或交通津贴。劳联引述有医院员工透露,有同事因恶劣天气未能上班后遭扣假,令僱员权益受剥削,促请医管局制定清晰指引。劳联认为,政府有必要修订劳工处守则并尽快立法,保障僱员相关安全及权益。

超强颱风「山竹」吹袭后,市面交通一片混乱,特首林郑月娥公开呼吁僱主体恤员工,获民建联主席李慧琼感谢指「接纳我们较早前提出的建议」。不过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今早于《am730》专栏直言林郑月娥的呼吁没有效用,又质疑政府低估了情况。

其他报道:62条巴士路线仍停驶

香港医院职工协会主席邓德浩在小榄医院工作。他说「山竹」吹袭当日,有早更同事由早上7时工作至下午3时,惟因下一更同事遇上天气恶劣无法返医院,所以要继续留守工作。他指,医院虽有发放风更津贴,惟早更同事超时工作时数没包括在津贴範围内,令他下午3时过后工作时数没有补贴,只以加班「补钟」方法处理,即安排同事日后早一小时下班,「补」回颱风当日超时工作时数。至于当日没法上班的同事,则被「扣假」。邓认为,医管局未有订立清晰指引,将颱风工作安排责任推向前线主管身上,并不合理。

其他报道:忆「何不食肉糜」晋惠帝
屈颖妍批林郑:到大围站肯定听到一世最多粗言

郭振华在港台节目指出,上班安排须视乎其居住地方,对于居于市区附近的员工因交通问题未能上班是不合理,而僱主一直有制定政策处理黑雨和打风时的通勤安排。他又承认,僱员会有上班压力,亦有许多新入职员工因不清楚公司政策,他强调关键是他们与部门主管如何沟通。

劳联社会事务委员会主任储汉松表示,有僱主因知道颱风将来袭,预先安排僱员于打风当日放年假或例假。他批评僱主做法是走法律灰色地带,变相剥削僱员应有假期。

专栏题为<停工后果>,曾钰成表示,「山竹」吹袭后一天,全港多处道路被吹断的树木或杂物堵塞,巴士几乎全面停驶,铁路服务部分陷于瘫痪,「市民上班,如同逃难,怨声载道」。

本港目前只有劳工处的《颱风及暴雨警告下的工作守则》讲及颱风或暴雨警告下的工作安排。同场的职工盟秘书长李卓人批评,现时没有法例规管颱风过后的相关安排,大部分情况都没有僱佣间的「互谅互让」。他认为,港府应一早接获港铁通报,与掌握各地路况,质疑为何不及早通报公务员上班安排,以及呼吁僱主停工。

劳联主席林振昇表示,僱员议价能力低,容易受剥削。现时劳工处《颱风及暴雨警告下的工作守则》并无法定约束力,令僱员更欠保障。他促请政府修订守则并尽快立法,规定僱主必须为在恶劣天气下工作的僱员,提供当值津贴和交通津贴等,同时不可因恶劣天气这种不受控制的因素扣减员工假期,或刻意预先调假,以保障权益。

曾钰成认为可参考因颱风或暴雨临时停工做法,指劳工处《颱风及暴雨警告下的工作守则》虽不具强制规定停工法律效力,却足以保证在八号或以上颱风警告或黑色暴雨警告生效期间,大部分市民不上班。

李卓人续称,「山竹」有如整个城市的身体检查,未知政府有否评估铁路的弱点危险位置,将风险减至最低,又质疑港铁是否忙于沙中线和高铁,却忘记了本业。他建议,可将各行业分为必要及非必要服务,在颱风吹袭期间后者应停工,前者则应有额外保偿,并规定在颱风过后,政府可宣布当中部分条文仍然适用,例如不能剋扣薪金和勤工奖等。郭回应称,应从岗位定性上班问题,例如有否其他员工替代其岗位,故需要仔细研究。

被问到「山竹」袭港翌日,政府是否有必要宣布停工。林振昇表示,政府长远要研究停工安排,制定一套準则,如什么工种属必要服务,多少巴士和铁路线暂停便须停工,「政府要有呢个权力」。

他又说,林郑月娥表示她已向僱主发出「一个呼吁、强烈呼吁、多次呼吁,对僱员因为风灾过后情况混乱的上班问题谅解包容,不要扣人工及勤工奖等」,惟事实证明,其呼吁没有《指引》的效力,「在呼吁之下,没有人觉得自己可以留在家中,广大市民仍然要争先恐后排除万难去上班,加剧了全港交通混乱情况,增加了公共交通系统修复破坏、扫除障碍、恢复正常服务的困难」。

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副主席、民主党涂谨申说,政府在颱风过后看似很满足,于是鬆懈下来,未顾及其他地方如北区的居民。他认为有需要修订法例,以在交通能力被削减一半时,政府可运用权力让不必要上班的市民在当日获豁免。

其他报道:讚政府前期工作好 何柱国:香港算好彩 无死到人

至于林郑月娥说,政府没有做过「停工」对香港社会各行各业影响评估,不知道「停工」会有什么后果,在这情况下宣布全港「停工」,「不是行政长官负责任的做法」,惟曾钰成反驳:「八号颱风警告或黑色暴雨警告下停工,也无可避免地会影响各行各业的正常营运,给社会带来一定的损失;天文台不会以『不知道停工会有什么后果』为理由,拒绝发出八号颱风警告或黑色暴雨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