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竹」周日狂啸而过,本港昨塌树塞路,交通瘫痪;各区公众泳池亦遗下玻璃碎片,危机四伏。港九拯溺员工会昨日在facebook发表文章,指在荃景围胡忠游泳池、屯门西北泳池及东涌游泳池内均发现玻璃碎片。救生员连忙善后,潜入池底以网捞起玻璃碎,其中在东涌泳池打捞出一撮碎片,情况最严重。惟该泳池昨一度开放,致一名泳客不慎遭池底碎片割到,幸伤势无大碍。

死者家属离开。

有6个游泳池因为救生员不足,部分设施需要暂停开放。
资料图片

其他报道:10中小学明续停课 毗邻红磡海滨广场一学校爆200窗

北葵涌赛马会游泳池3年前发生泳客溺毙事故,经过3日研讯,死因裁判官崔美霞今裁定死者死于意外,死因为溺毙,并对北葵涌赛马会游泳池及康文署作出两项建议。男泳客郭绍豪在2016年8月11日游泳时在水深1.8米主池遇溺,惟十多分钟后才被人发现,送往仁济医院抢救后不治,终年40岁。崔官建议每当泳池开放时,泳池主管要确保每个更份都有高级救生员及康乐助理,或同等职级人员当值,以监察及调配人手。而高级救生员或康乐助理当值时,亦要将他们的姓名放在适合的位置展示;再者相关上级当值时亦要配带对讲机,以接收各人通知。另外,在救生台当值的救生员,若然视线受到影,须向高级救生员、康乐助理或主管报告,以通知巡池的救生员,加倍留神。崔官裁定死者于2016年8月11日,下午5时22分至35分期间,在北葵涌赛马会游泳池主池四号线1.7至1.8米水线,在没有呼叫及挥手情况下遇溺,同日在仁济医院死亡。崔官不接纳救生员郑国辉作供时指,在离开巡池岗位时有通知上级的说法,郑最初录口供时没有提及,已通知上级才离开岗位。惟第2次录口供声称已通知上级获批准后才去饮水,但在庭上他却声称,有用对讲机通知上司罗竞伟,但不获回覆,离开岗位时遇见高级救生员时才告知对方要离开岗位。但罗作供时则表示当日无收到任何对讲机通知。她续指有5名救生员巡池时擅离职守,质疑他们的解释,何以会同一时间感到不适,更指其中一人私自进入餐厅,只以窗口观察池面,但实际上无法看到整个泳池。公众游泳池指引及救生员良好守则,均列明救生员若离开岗位,须取得上司批准,事发时池面有足够救生员,惟他们知道相关指引,却没有坚守守则通知上司,以致未有安排人手协助及调配;而面对高级救生员及康乐助理休假,亦没有相关指引,以作人手替补。法庭记者:陈楚琨建立时间15:06更新时间16:21

新泳季今日开锣!康文署辖下游泳池今日重新开放。惟首日全港44个泳池当中,有6个因为救生员不足,部分设施需要暂停开放。康文署呼吁市民留意。因救生员不足而部分设施需暂停开放的6个游泳池,包括南区包玉刚游泳池、东区柴湾游泳池,深水埗区李郑屋游泳池,新界区葵盛、青衣及西贡游泳池。据康文署网站资料显示,全港多个泳池有部分设施要暂停开放,原因以救生员不足及举行水运会的最多。当中柴湾游泳池的2个嬉水池、喷水池及跳水池均因救生员不足要暂停开放,开放时间要直至另行通告。李郑屋游泳池儿童池亦因救生员不足问题,今日起至15日要暂停开放。

此外斧山道游泳池亦发现有玻璃碎片。泳池有玻璃窗门不敌狂风爆裂,玻璃碎片散落泳池,经紧急清理后,康文署暂只开放泳池部份户外设施。

死者家属离开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