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岁印度裔男子Gursewak
Singh,涉嫌于去年3月伙同遭国际刑警通缉的文子星(Ramanjit
Singh)及另一名同乡,处理打劫所得的两个行李箱,内有赃款达130万港元。文子星与另一名同乡(Dilpreet
Singh)早前脱罪,但案中第一被告(Gursewak
Singh)今被裁定处理赃物罪罪成,判监3年6个月。

被国际刑警发出「红色通缉令」的印度裔男子文子星,涉嫌伙同两名同乡处理一名印度裔商人被劫走的两个行李箱,内有32.46万美元及5万欧元。法官指由于没有证据显示文子星与另一同乡,有份保管涉案行李箱,故裁定二人处理赃物罪脱,其中一名事发时手持红色行李箱的同乡则被裁定罪成。

国际刑警「红色通缉令」重犯印度裔男子文子星,涉嫌伙同两名同乡,处理一名印度裔商人被劫走的两个行李箱,内有32.46万美元及5万欧元,3人今就处理赃物罪继续受审。文子星代表大律师昨日向法官申请除下手铐,法官今日认为,文子星适合带上手铐受审。

其他报道:3月内非礼13岁侄女逾60次 六旬翁认罪囚3年
求情指自知生理心理有问题

其他报道:被指与大律师公会北大课程「闹双胞」致调整
谭允芝斥余若薇资讯错

3名被告依次为Gursewak Singh、Dilpreet
Singh及文子星,被控去年3月13日在大角嘴松洋街知道或相信某些货品是赃物,即一个装有约10万元美金和5万元欧罗的行李箱,及一个装有21.9万元美金的行李箱,而以上财产为一名印度籍人士的财产,但仍然不诚实地收受上述赃物。

被告是酷刑声请者,暂居香港,但不能工作,辩方称被告犯案的最大动机是他在港没有工作机会,令他变得无所事事。

本案3名被告原依次为Gursewak Singh、Dilpreet
Singh及文子星。法官叶佐文裁决时指,警方未有在其中一个内藏有21.9万元美金的银色行李箱上,发现3人指纹或DNA痕迹,而该行李箱及后才在大角嘴一大厦内被发现,裁定3人与处理该行李箱赃物无关。

事发当日接报到场的女警林思敏供称,到场时发现印度籍事主的脚背、肩膀、眼角受伤,事主称被6至7名南亚裔人士袭击,及被抢去涉案2个行李箱,有关人士及后乘私家车逃去。事主称由于涉案2个行李箱有具GPS功能的手提电话,故林与事主上车并根据GPS定位追截劫匪至红磡火车站附近。

辩方陈词指,被告Gursewak
Singh有高中教育程度,来自印度旁遮普邦的一个农民家庭,因为当地政治动荡,故来港希望寻求政治庇护。被告于去年来港申请酷刑声请,申请期间可暂居香港,免遭遣返,惟在此居留状态下,被告没有在港工作的权利,只能依靠国际社会服务社等机构的财政援助生活。辩方又指,被告在长期无业的情况下,深感无聊和无所事事,才会犯案。另外,辩方指被告在劫案中只属次要角色,首先被告不清楚行李箱内藏有什么,加上被告被捕地点即接手行李箱的位置,与劫案地点相距甚远,因此没有证据证明被告有直接参与劫案,故判监2年为适合的量刑起点。

至于另一装有约10万元美金和5万欧元的红色行李箱,叶官指虽然有关行李箱上亦同未发现3人指纹或DNA痕迹,但有证人目击首被告手持该行李箱,被警方发现后立刻逃跑,又在逃跑期间在街上弃置行李箱,虽然警员及后在追赶首被告期间才发现行李箱,但根据他逃跑路线,相信该行李箱为涉案红色行李箱,因叶官表示难以置信有人会在警员到达前1至2分钟,在同样位置放置一个行李箱。

聆讯明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