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黄金周一向是内地情侣结婚旺季,有民众指今年黄金周收到9封俗称「红色炸弹」的喜帖,更将整个月的工资花在人情上,亲友的喜帖成为沉重的经济负担。

年底婚喜事扎堆,红帖泛滥问题凸现,市民不堪其烦。一名普通公务员的来信,引起市委书记郑道溪和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林文杰的重视。“两节”期间,泉州市将治理“红帖”和收受“红包”借机敛财行为作为领导干部廉洁自律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抓好落实。本报上周刊发这一消息后,许多读者纷纷来电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中新社西安1月3日电 (记者
冽玮)元旦三天假期,在陕西省图书馆供职的王骁一直奔赴在随礼的路上。婚宴、百日宴、开业宴、乔迁新居宴,各种名目令他应接不暇。据悉,为方便人们进行收情管理、送情提示,网络上出现一种人情小助手的理财软件走入80后的生活。

有记者在南京街头访问约30位市民,近一半受访者表示过去的黄金周曾参加婚礼,每份人情大约800至1000元人民币。受访市民李小姐指,自己短短一周内参加9场婚礼,当中有两日各赴两场婚宴,不但花费一个月的工资于人情上,更要动用存款,沉重经济压力令她难以负担。

讲述

  据了解,在中国网组织的别样的生活,你打算怎么过?的调查中,超过40%的网友认为经常会因人情而被动花钱。随着物价上涨,红包价位也水涨船高,人情消费已成为许多城市居民不小的经济负担,人情债越背越重。

另一名受访者丁女士亦称自己参加了4场婚礼,共花了4000元做人情,相等于她大半个月的工资。她续称,人情价钱因地区而异,南京的人情较高,最少也要500元。

红包越送越厚 人情越来越薄

  对此,家住西安丰盛园小区的80岁居民雷德凯是深有体会。前年,他参加侄女的婚礼,硬着头皮随了1000元人民币礼金,用掉了1个月的生活费。他说,上世纪50年代自己结婚时,一把喜糖一张床,夫妻双双入洞房;60-70年代时兴送镜子、脸盆、枕巾等小礼品;80年代流行送茶具、灯具等;90年代,红白喜事开始送钱;到现在,礼金早已从最初的5元、10元飞涨至数百、上千元。

内地早前一项调查显示,华东及华北地区人情价相对较高,浙江和上海的人情平均价高达1000元人民币,北京、山东等地区平均人情也达800元。

开心事:凑份子凑出了婚宴

  与雷家一样,内地居民都会遇到这类幸福的烦恼,由于人情往来频繁,名目繁多,不少年轻人开始青睐一种人情小助手的理财软件,以提醒自己保持收支平衡。

其他报道:海南8少年为出气围殴中学女生 全部仅轻罚惹舆论质疑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人们生活水平不高,腰包不鼓,送实实在在的物品是当时的主流。每件物品的价值也就在3至5元左右,有时还是好几个人凑份子买的,每个人花1元钱左右就可以了,“份子”的说法也是从那个时候传下来的。

  在西安一家文化传播公司供职的蒋慧慧是典型的晚婚族,今年28岁的她一下子接到四张元旦喜帖,酒席也都是在五星级的宾馆,分别为同学结婚、上司生子、表弟表妹结婚。再三权衡之下,她还是感觉钱包难HOLD住,只得厚此薄彼,对其中一个无奈按照人情小助手指引,回以来日凭本条参加本人婚宴,以表示送礼人结婚时可凭红条还礼。

其他报道:灾后一周 被浪捲走五岁男孩奇蹟生还 一家团圆

“我结婚那会儿,亲戚朋友送来的‘红包’可比现在的‘重’多了。”结婚已经二十多年的陈女士,回想起当年的情形依然记忆犹新。她告诉记者,那时候收到的都是些实实在在的礼物,被面、毛毯、洗脸盆、暖瓶等等,家里都要被堆成山了,“我和先生收拾了整整一晚上。”说着陈女士拿出一面梳妆镜,上面写满了同事的名字和贺词,“虽说不能用,但我们还是保存到现在,毕竟礼轻人情重。”陈女士说。

  婚礼请柬猛于虎,春节长假必须躲出去。近日,关于收到太多婚礼请柬、不堪礼金重负的现象引起内地网友热议,许多人在微博上表示,准备外出旅游躲避。

其他报道:美国近十年最严重交通意外
纽约州豪华轿车落斜失控撞路人酿20死

其实,除了这些货真价实的礼品外,也有为了省事包“红包”的,陈女士回忆说:“那时候大家收入都不高,红包基本上在10块钱左右,二三十元的红包就是很大方的了,谁在乎到底给多少啊。”

  陕西民俗学会副会长孔正一表示,结婚送喜钱的传统源自汉朝,主要是表达对新人的祝福。目前,红包的轻重带着一种好面子、讲排场的攀比之风。当这种人情往来成为负担时,人情小助手的应运而生或许能给人们带来警示。(完)

相关字词﹕人情 黄金周 编辑推介

回忆起当年每个月三四十块钱的工资,陈女士笑着说:“我那时候给别人包过3块钱的红包,一点都不觉得丢人。”至于红帖,那时候更是少发得很,也没人把它当做炸弹。家有喜事,个人都会拿些喜糖到办公室,同事朋友们一起“吃甜的”热闹一下,婚宴也只请一些亲戚,“一桌28块钱,大鱼大肉都有”。

陈女士的同事老蔡对红帖一事也深有同感。老蔡的婚礼,是20多年前在乡下老家办的。“做上一大桌家常菜,同乡邻里也不会送什么红包,倒是带来自家做的菜或酒水”,老蔡说,当年婚礼就像同事朋友聚餐,“连婚宴也是凑份子凑出来的”。10来个至亲朋友聚在一起,“一桌”的婚宴能从下午持续到晚上。参加的亲戚朋友,能从这桌“凑出来”婚宴菜的好坏,聊到奇闻逸事、国家大事,到了晚上还接着闹洞房,“不像现在,尽管婚礼现场闹哄哄,可有些客人相互之间根本就不认识”。

“那时候人们参加婚礼,怎么会想到有‘人情债’要还呢?”老蔡说,这几年,人们越来越讲究人情,同事朋友结婚动不动就请上三四十桌,“我这几年放出去的‘债’,恐怕要指望五六年后,孩子结婚才收得回来了”。

郁闷事:“一面之缘”也发红帖

20年前的婚礼不兴请同事,自然也就没喜帖一说,如今见过一面也得担心会招来红罚单,人情、惯例让红帖的花样也层出不穷。刘小姐前几天代表公司,到厦门参加了一次活动。一个星期后,她莫名其妙地收到一张带信封的喜帖。看看喜帖上新娘的名字,似曾相识,回忆大半天才想起,新娘原来是在厦门活动上刚认识的。“她不会是按着手头的名片发喜帖吧?”刘小姐说,没想到见过一面,相隔100多公里,都能被红色炸弹打中。收到这种“一面”喜帖,已让人心烦,如果喜帖上邀请的不是一个人,而印上了“全家”两字,接帖者就更为难了。参加婚礼,包上200元是惯例,可刘小姐最近发现,收到的请帖上不少是邀请“全家”。这就让刘小姐犯难,几次200元下来,已经让家庭财政几近透支,“现在再来个‘全家’,不得再多个两三百”。毕竟经济承受不了,刘小姐只得一个人参加朋友们的婚宴,先生和孩子也只能是经常“加夜班”或“上自习”。

一家人难逃“红罚单”,现在就连去世的人会遭到“红炸弹”轰炸。刘小姐的父亲去年刚去世,照理说别人红白喜事,父亲不会再收到请柬了,可现在刘小姐却有一种“父债子偿”的感觉。前两天刘小姐家里来了个父亲的朋友,多年未曾联系。说明来意,原来是孩子结婚,来请刘小姐的父亲。“别人来请父亲,说明大家对他的尊重”,刘小姐说,可父亲已经过世,还有人上门发帖请客,并表示他们家人非得代父亲去不可,就让其难以理解了。

感叹事:“红炸弹”炸断三年婚姻

与家庭经济上拮据相比,“红色轰炸”给小吴生活带来的影响则更大,“老婆因为红帖的事,要和我离婚。”

小吴是三年前结的婚,回忆起婚礼当时的情景,小吴还很感慨。当时决定要请哪些人时,小吴夫妻特别考虑过,“既然将来总要参加别人的婚礼‘还债’,不如现在多请些人”,小吴夫妻达成共识,最后一请就是40桌,“送了那么多请帖,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婚宴的“收益”也如他们夫妻的预想,“赚”了3万多元。

接下来的生活,则有点出乎小吴夫妻预料。他们每月除了要还2000元的房贷外,花在婚喜事上的钱也不少,特别是到了年底,两人加起来不足4000元的工资,常常花得精光,“生活费还必须向父母要”。

“要不你就别去参加你们同事的婚礼了”,妻子不时会对小吴这么说。而当妻子要去参加朋友婚礼时,小吴也说同样的话。起初,因为经济原因,两人也就没去了几回。可到后来,夫妻俩常被一些同事在背后指责“不近人情”、“当时请那么多人,现在反倒不去参加别人的婚礼”。

妻子首先忍不住别人的冷嘲热讽,“都怪你挣不了大钱,连几百块的红包都出不起”,小吴一听这话也火了,“知道我穷别嫁我啊”。本来一个好好的新家庭,就此充满了火药味。

还是持续地接到红帖,还是拮据的经济,而小吴家里的争吵也日渐升级。半年前,小吴的妻子搬回娘家,提出和小吴离婚。三年的婚姻,因为不堪红帖的重压、身边人的议论而到了破裂边缘,红帖轰炸威力之大,可见一斑。调查

送礼收礼算笔账送红包:几张“罚单送光一月生活费

90年代初开始,红包的数量渐渐多起来,不过,那时候10元、20元出手,也不会觉得小气,而现在,标准上涨了10多倍,已经没有低于百元大钞的了。老舍先生的小说《正红旗下》描述过家里为了凑份子钱发愁作难,没想到这一情景,却成为现在不少人面对红帖时的真实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