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大辩论」将于本月26日结束。民间团体本土研究社的研究发现,全港有约301公顷的官地未有被善用,相当于1.7个粉岭高尔夫球场,估算可兴建约9万个过渡性房屋单位、43个体育馆及提供12万个服务名额的安老设施,批评政府在土地大辩论中隐藏「被隐藏官地」的资讯。

土地供应专责小组正就18个土地选项,进行公众谘询。本土研究社批评,该谘询高估人口增长及土地需求。有学者估计,本港土地短缺最多为600公顷,批评政府高估一倍。

本土研究社调查指,全港约有723公顷棕土未纳入发展计划,指棕土并非零碎土地,若发展当中三分一棕土,可建8.4万个单位。

本土研究社成员杨夏至表示,研究团队採用地图工具ArcGIS、卫星图片、航空图片,并实地考察,勾划出空置或使用效率低的官地,当中发现「未善用官地」合共有532幅,总面积达301公顷。

其他报道:土地大辩论第二阶段 明推问卷调查 黄远辉:公私合营多反对声

土地供应专责小组将于4月中展开公众谘询,收集市民对土地供应选项的意见。当中民间团体过往一直倡议应优先发展的棕地(泛指新界已被破坏的农地或乡郊土地)。政府曾评估,本港合共约有1300公顷棕地,但就指出部分棕地分布杂乱零散,发展潜力有限。

他指出,该批「未善用官地」涵盖短期租约用地、临时政府拨地及未批租或未拨用的空置官地,当中有493幅、约264公顷的土地没有任何发展计划;另外39幅、约37公顷的土地虽然有长远计划、但没有确实的落实时间表。

本土研究社就土地供应发起民间谘询。研究社成员陈剑青表示,土地供应专责小组提出的土地需求,是以未来30年人口最多增至920万人为基础计算,惟统计处估计未来人口最高增至820万,认为政府高估了土地需求。

本土研究社今日发表棕地调查报告,估算最少有723公顷棕地,未有纳入政府发展计划或发展时间表,若能善用其中约三分一棕地,估计已可提供8.4万个住宅单位。

另一位本土研究社成员姚跃华表示,在该301公顷「未善用官地」中,有128公顷属「休憩用地」或「政府、机构或社区」用地,包括预留作兴建鲤景湾综合大楼的用地,拖延10年仍落实无期。至于今次研究中发现面积最大的「未善用官地」,是邻近昂船洲公众货物装卸区的一幅物流用地,面积达10.78公顷,政府建议以长期契约方式批给八号货柜码头,但至今未落实,令土地闲置8年。

中大地理及资源管理学系客座教授林超英认为,政府对土地需求高估一倍,估计最多只需要600公顷土地。

本土研究社运用半年时间,透过地图工具调查新界棕地状况。研究发现,截至2017年底,新界共有94幅面积达2公顷或以上的相邻棕地群,总面积达1171.5公顷,规模相等于7个荃湾市中心;当中首20幅面积最大的相邻棕土群,涉及合共约790公顷。

姚跃华续指,有部分临时政府拨地拨了给政府部门使用,但却没机制监察其运用,亦没要求部门交还,形成政府部门「扣地」的现象,当中一幅位于东隧港岛出入口公路附近、面积约2.35公顷的土地,原计划用作发展鲗鱼涌公园二期,但该幅用地自1995年拨予警务处及食环署后,至今两个部门仍未迁出,令原定的公园项目拖延20年仍未落实。

陈剑青又批评,土地供应专责小组的谘询,未有解释为何需要1200公顷土地。他说,政府自1997年起本港单位人口增长一直比住户增长快,质疑是否需要1200公顷土地。他又说,政府未有交待1200公顷土地将如何分配,质疑当中不少土地都并非用作兴建住宅,批评现时官方的谘询是误导市民,令公众以为这1200公顷土地是全数用作解决住屋问题。

不过,本土研究社发现,其中有723公顷棕地未有纳入政府现时发展计划,或未有发展时间表;当中有13幅面积介乎逾12至71公顷的相连棕地群,包括横台山、坪輋、龙鼓滩、八乡、新田、壆围南面及北面等等;以横台山的棕地面积最大,达71公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