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署合约女工因患躁郁症,需经常请假、提早下班求诊,指控她前上司涉嫌多次当众嘲笑她「攞白卡,係VIP」,更间接带动歧视气氛,令其他同事嘲笑她。平机会早前代表女工控告其上司违反《残疾歧视条例》,案件今在区域法院续审,上司作供称,案发时不知道女工患精神病、从未替任何同事改花名,亦不知自己被下属戏称「娘娘」。

答辩人梁少芬。刘晓曦摄

卫生署健康监察女助理称因工导致颈部受伤,及后确诊躁郁症,需经常请假和提早下班求诊。她指,前上司因此当众嘲笑她「攞白卡,係VIP」,又称她「思觉失调」,更间接带动歧视气氛,令其他同事都称她「玻璃人」,又问她「你个仔有无精神病?」。平机会早前代表女助理控告其上司违反《残疾歧视条例》,案件今在区域法院开审。

其他报道:司机遭警箍颈裁不合法被杀 涉事警入稟高院促撤死因庭判决

患有躁郁症的衞生署前女健康监督助理指控上司残疾歧视,更嘲讽她「拎白卡」并是「VIP」

「玻璃人」,透过平机会就其感情损害作出申索。案件今天于区域法院进行续审,上司今出庭作供称自己从未叫其下属为「VIP」,而且没有不满申索人的病情为她带来额外工作。申索方指出她知否部门有「起花名」的习惯,并指她知悉下属均在暗地里称她为「娘娘」时,她全部否认。被控告歧视下属的答辩人衞生署女健康监察督导梁少芬今出庭作证,她指她一直负责处理申索人李丽艳的病假申请,但并不是为员工作病假审核,只是循例检查及向总部递交文件的「速递员」角色,而且梁声称自己不知道李递假纸时纸上的英文医学名词,故一直不知道患精神病或常有情绪不稳的情况。当申索方问及梁少芬会否检查下属的出缺理由是否真确时,梁回应指:「依啲唔关我事」。梁又指她并没有权力让下属放假或暂时离开工作岗位,但「佢哋入得纸都要俾佢哋放㗎」,同事便会在有需要时互补岗位。申索方指出卫生署曾于2013年回覆平机会的投诉信,当中指出「李女士精神状态并不稳定,主管一直有留意其情况⋯⋯」,但梁指「总部从来无同我讲过,更坚称自己一直不知道其下属李丽艳患有精神病,李只是在2014年向自己表白指有人骂她后她曾撼头埋墙,梁亦指自己不知道李应诊的九龙医院是一所精神科病院,只知九龙医院有胸肺科及皮肤科等专科。申索方指出梁曾多次以「VIP」暗示李以精神病骗取病假,故不满李为她带来额外工作,而觉得李「好麻烦」,又对李宣称的病有怀疑。梁全部否认并解释自己只会称外来人士或政府官员为「VIP」,「从来都无讲过佢係『VIP』」。申索方便质疑她是否指其他说自己曾听见梁称李为「VIP」的证人「讲大话」时,梁回答说:「依个我唔敢讲」,但梁认为李是不想到落马洲工作而想调至港澳码头工作,才会诬告负责主管港澳码头的自己。与答辩人于案发时同属健康监察督导员的林剑鸣及何德庆供称,自从卫生署于4年前改聘外判员工后,便不时听见外判员工称呼答辩人梁少芬为「娘娘」。二人作供完毕,案件明续。法庭记者:刘晓曦立时间:12:42更新时间:15:45

其他报道:平机会调查:1/4大学生称年内曾遭性骚扰 部分涉教职员
仅2.5%有投诉

根据入稟状,申索人为卫生署健康监察助理李丽艳,被告为李的前上司、健康监察督导助理梁少芬。李于2006年加入卫生署,2012年确诊患上躁郁症。

根据入稟状,申索人为卫生署健康监察助理李丽艳,被告为李的前上司、健康监察督导助理梁少芬。李于2006年加入卫生署,2010年工作期间弄伤颈部,后来确诊患颈部脊椎压迫,2012年更患上躁郁症。

被告梁少芬今作供称,她的工作範围,并不包括「审查」下属的病假或「暂离工作岗位就诊申请」,强调只会「检查」下属递交的申请书上基本资料,如姓名或日期等,然后将申请书递上总部审查,职能就如「速递员」。梁又指出,她没有权力不批准下属的TOMA申请,下属申请后,便可自行离开岗位不多于4小时。

案发时为2014年8月至2015年8月,当时李在中港客运码头任职健康监察助理,梁为李的其中一名上司,职级为健康监察督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