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澳科学家推出“虚拟珊瑚礁潜水员”项目
呼吁全民助力大堡礁研究人民网悉尼8月6日电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澳大利亚科学家团队合作开展了一项全新的大堡礁研究项目,称作“虚拟珊瑚礁潜水员”。该项目呼吁全澳大利亚人参与水下珊瑚礁图像辨识分类,帮助科学家增进对大堡礁的了解。由于大堡礁长达2300公里,面积达35万平方公里,超过维多利亚州和塔斯马尼亚州的面积总和,仅凭科学家的力量无法研究全部,因此公民“科学家”的帮助不可或缺。据报道,项目第一阶段是让澳大利亚乃至世界各地的人们通过网络登录“虚拟珊瑚礁潜水员”项目,观看数万张大堡礁的照片。人们不用真的到大堡礁潜水,只需在家里查看照片即可。这些照片由信利卡特林保险公司的研究员提供。昆士兰科技大学(QUT)统计学家凯里·门杰森称,在此阶段,每张照片会随机放置15个圆圈,人们只需标记圆圈里的内容,识别硬珊瑚、软珊瑚、藻类和沙子等。QUT空间科学家兼项目负责人艾琳·彼得森表示,这些信息可被转化为有用的数据放入模型中,用以预测大堡礁的珊瑚覆盖情况。目前,该项目第一阶段已经开始进行,第二阶段仍在准备中。据悉,第二阶段将邀请大堡礁的游客上传自己拍摄的大堡礁图片到系统中进行分析。此外,拍摄者不需要复杂的潜水设备或昂贵的水下摄像机。QUT知识创新研究所的马克·吉布斯指出,通过创建这个由用户生成的数据库,可拍摄到的大堡礁总面积将会大大扩展,这是至关重要的。门杰森也表示,把人们度假时拍的照片作为研究资源是有意义的。科学家可以将照片中的信息和调查得到的信息相结合,以在更广范围内得到珊瑚礁健康状况的良好模型。(实习生
薛婷予)

长期以来,研究人员一直认为深海是濒危珊瑚的潜在避难所,但一项新研究表明,深海并不能为珊瑚提供庇护!

(球球/编译)绵延2300公里的著名珊瑚礁群“久病之后于2016年逝世”,美食和旅游作家罗旺·贾科布森(Rowan
Jacobsen)在为《户外》杂志撰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据贾科布森说,珊瑚礁在经历了“史上最灾难性的白化事件,再也无法恢复”后死去。

▲图注:海洋深处的一簇珊瑚。

虽然这则讣告有很明显的开玩笑性质,包括英国《太阳报》和美国《纽约时报》在内的各大新闻媒体以及社交媒体用户都忙不迭地哀悼了大堡礁——临近澳大利亚东海岸的生态系统,全球最大生命体——的所谓逝去。

浅水与深水珊瑚礁

图片 1它是临近澳大利亚东海岸的生态系统,也是全球最大的生命体。图片来源:Mark
Conlin/Getty Images

我们居住的星球上有处看起来挺不起眼的地方,这个地带几乎不见阳光且充满危险,还偶尔有一种大多数人未听过的吱吱声,这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所在,应该没人愿意来这里探险。但是,路易斯·罗恰和他的团队却多次出现在这里,原来他们是为了研究海洋深处的珊瑚。

不过科学家们强调,大堡礁虽然和世界上其他大部分珊瑚结构一样,遭受着严峻的压力,但是它还没咽气儿。

如果让你想像一下珊瑚礁,你可能会联想这样的场景:清澈的海洋浅水区,在明亮阳光普照之下,一簇簇色彩斑斓的珊瑚似乎在轻轻招摇。但是除了浅水区,珊瑚也会存在于“中度海洋透光层”区域,这片区域水深30米至150米。想要研究这片光照稀少的海洋世界里的动植物,那么就得有不错的潜水技能。潜水员不仅需要经过特别训练,还得带上特殊的装备,比如说体型更大的循环式水下呼吸器,这种呼吸器内既有氧气,也有特殊的混合气体如氦,还能回收潜水员呼出的空气。进入水下30米至150米的深处,当潜水员想隔着呼吸器进行交流时,就会发出上文中提到的奇怪而尖锐的吱吱声,这就是氦气的影响。

“这是一种针对气候变化的宿命论的、末日式的处理方式,这种方法不能激励任何人,还会误导公众。”乔治亚理工大学的珊瑚礁专家金姆·科布(Kim
Cobb)说。“到2050年珊瑚礁也还会存在,包括大堡礁的一部分,对此我十分有信心。那些说我们注定会失败的文章让我很恼火。”

深海潜水危险度颇高,这些人何苦呢?因为珊瑚礁太重要,它们是世界上最濒危的生态系统之一。不断上升的温度、酸化的海水和新出现的疾病,已经将曾经繁荣的珊瑚礁变成了幽灵般寂静的死亡地带。就在过去的两年里,澳大利亚浩大的大堡礁中一半珊瑚礁都已死亡!随着灾难的蔓延,一些科学家已将希望寄托于中度透光层的珊瑚礁。如果浅水区的珊瑚能生活在更深些的地方,其受到人类伤害的可能性也就会减小些。因此,浅水珊瑚礁也就能将中度透光层当做暂时避难所,等人类的威胁消失后再回到浅水区。“好多人都有这样的想法,”罗恰说道。

由海洋升温引起的大规模白化事件已经横扫全球的珊瑚,但是经证实它对大堡礁的破坏性是最为显著的。近四分之一的珊瑚礁已经死去,早先未受干扰的北部区域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

但根据罗恰的研究发现,这些假设并不合理。罗恰和他的同事在第一次对中度透光层珊瑚礁的深入研究后就发现,深水区鱼类与珊瑚群落和浅水区珊瑚礁对应状况有着很大的差异。“在我看来,把深海珊瑚礁当做浅水珊瑚礁的避难所就相当于是把热带草原当做热带雨林的避难所一样,”罗恰说道。

当持续高温使珊瑚上的共生藻脱离,只剩下雪白的骨骼时,珊瑚就产生了白化现象。珊瑚可以恢复,但是也有的就这么死了。大堡礁的潜水者发现过大面积退化的珊瑚,还有人从深处浮上来后说,有腐烂濒死珊瑚的气味。

▲图注:中度海洋透光层区域里的鱼。

图片 2潜水者游经大堡礁苍鹭岛的白化珊瑚礁。图片来源:STR/AFP/Getty